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財富世界 > 正文

影響國際油價漲跌的“新三角”

2018-04-17 11:49 來源:未知

影響國際油價漲跌的“新三角”

油價最新消息:影響國際油價漲跌的“新三角”

國際油價的漲跌雖很難準確預測,但依然能夠探尋影響油價走勢的關鍵因素。
 
全球經濟狀況向好、美國致密油(頁巖油)產量增減的靈活機動性,以及歐佩克與非歐佩克之間達成的減產協議,這三者成為當前及未來一個時期決定國際油價走勢的“新三角”。
 
長期以來,國際油價的漲跌是難以預測的。影響油價的因素太多,目前尚未有機構和個人能夠發現一種數學模型或計算公式來準確預測油價。油價的不可預測性已是業界共識。
 
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國際能源專家俱樂部舉辦的年會上,主持人陳新華就2018年國際油價的走勢向與會的兩位專家提問——一位是中國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一位是全球知名能源專家丹尼爾·耶金。張國寶表示,油價預測很難,因為影響因素太多,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他判斷,在排除一些極端事件的前提下,2018年的國際油價應在每桶60美元至70美元左右,比去年的每桶50美元至60美元有所上升,反映的是全球經濟回暖和石油市場的再平衡。耶金基本同意張國寶關于油價回升的看法,但更加保守一些。他認為,在排除極端事件的前提下,2018年國際油價會在每桶55美元至65美元之間。
 
無獨有偶,在今年3月初美國休斯敦劍橋能源周會議期間,在“石油市場展望:一個新的三角?”專題討論中,專家認為,全球經濟狀況、美國石油產量和維也納聯盟(歐佩克與非歐佩克國家協調減產協議達成,歐佩克的總部在維也納)是過去一年影響全球石油市場的主要因素。歐佩克秘書長巴爾金多表示,歐佩克和非歐佩克在石油生產上的合作已經“像直布羅陀的巖石一樣堅固”,下一步需要研究如何將該減產協議制度化。而且,歐佩克希望與美國頁巖工業建立密切關系,已經向頁巖生產商發出參加維也納石油輸出國組織峰會的邀請。
 
國際油價的漲跌雖很難準確預測,但依然能夠探尋影響油價走勢的關鍵因素。從歷史上看,影響油價走勢的主要包括經濟、政治、金融和技術創新四個方面因素。經濟因素主要是供需關系,需求側主要是北美、亞太、歐洲這三大消費中心,供給側主要是中東、中亞—俄羅斯、北美、拉美等油氣生產中心。兩者的此消彼長均是影響油價的因素。政治因素主要是能源地緣政治動向和石油生產國內部政局穩定性,像剛發生的美英法三國打擊敘利亞造成中東局勢進一步動蕩,勢必對油價產生影響。影響油價走勢的金融因素主要是資本市場上人們對油價走勢的心理預期,而金融炒作進一步加劇了這種預期,從而引起油價劇烈波動。最后一個技術創新因素是指從長期來看,油價再高,也高不過替代品的價格。如果持續高過替代品價格,石油就會逐步被替代;油價再低,也低不到平均生產運輸和消費一桶油所需的全部成本。如果油價低于成本,則生產商就沒有生產石油的動力,而這兩方面的背后其實是技術創新。
 
目前,全球經濟狀況向好、美國致密油(頁巖油)產量增減的靈活機動性,以及歐佩克與非歐佩克之間達成的減產協議,這三者成為當前及未來一個時期決定國際油價走勢的“新三角”。
 
全球經濟狀況向好是決定石油消費需求增加和價格走勢的基石,是“新三角”中最重要的一角。正如今年3月國際能源署(IEA)發布的報告指出,未來5年,到2023年,全球石油日需求量將增加690萬桶至1.047億桶,而中國和印度的需求增量將占全球的一半。美國石油產量,特別是致密油產量顯著提升是影響油價走勢“新三角”中的又一角。IEA的報告指出,預計到2023年全球石油日產量將增加640萬桶至1.07億桶,而美國頁巖油產量增量將占全球增長的60%。同時,維也納聯盟(即歐佩克與非歐佩克減產協議的常態化、機制化)是“新三角”的再一角。2014年下半年國際油價斷崖式下跌以來,全球石油市場一直處于供過于求的過剩狀態。正是歐佩克與非歐佩克雙方2016年以來開始合作,達成減產協議,才遏制了油價進一步下跌的勢頭,并開始復蘇。因此,維也納聯盟在近兩年油價復蘇上發揮了關鍵作用。
 
回過頭看,進入新世紀,特別是2004年至2014年這十年間,是剛過去的全球又一輪高油價時代。筆者認為,這十年間,影響油價走勢的三大因素分別是:中國消費需求的急劇上升、全球重點能源地緣政治事件、華爾街的投機和金融炒作。這三個因素可以稱為當時影響油價漲跌的“舊三角”。
 
“新三角”也好,“舊三角”也罷,實際上是全球石油市場不同的歷史階段,決定市場和價格走向的不同類別的影響因素。當市場處于供不應求狀態或呈現類似特征時,一些影響因素較為突出;當市場處于供過于求的過剩狀態時,另一些影響因素顯得更為突出。